爱喝罐头汤? 小心喝进双酚A

【联合报/编译王丽娟/综合报导】

科学家表示,喜欢食用罐头汤的消费者需注意,实验显示,连喝五天罐头汤可能导致尿液中的双酚A(BPA)含量,较喝新鲜汤品的人高出廿倍,原因是罐头内壁涂料的主要原料双酚A会渗入汤品,最后进入人体。

美国哈佛大学公卫学院流行病学系博士生珍妮‧卡威尔(Jenny Carwile),将上述研究结果发表于最新一期的「美国医学会期刊」。卡威尔指出,大家早就知道,某些宝特瓶的饮料,会提高体内的双酚A浓度,根据她的研究,罐装食品的隐忧可能更大。

罐头汤的铁罐,会在内壁涂上以双酚A为原料的涂料,作为食物和内壁的隔绝,避免铁罐生鏽穿孔,铝罐内壁也因避免腐蚀会涂膜。

美国环保署说,双酚A是一种内分泌干扰素,动物实验显示,体重每公斤含有五十微克以上双酚A就会干扰生殖发展,但尚未确定是否对人体有相同影响。

卡威尔的研究团队将七十五名志愿者分成两组,分别吃五天,每份约三百四十克的新鲜素食汤与罐头素食汤。周末停吃两天后,再将两组互调。结果显示,喝新鲜汤品的一组,仅百分之七十七的人的尿液含有双酚A,但罐头汤的一组是百分之百。

研究并未说明研究结果对健康的影响,或是这些双酚A停留体内的长短。卡威尔说,即使双酚A浓度仅是短暂风高,已值得进一步研究。他表示,先前的研究发现,双酚A被认为与心血管疾病、以及肥胖相关,而那些研究中提及造成影响的双酚A含量,比这次哈佛研究发现的低。

少油 低磷 低蛋白 肾战逆转胜

【联合晚报╱林进修】

肾脏功能出状况,未必会走上洗肾一途。署立双和医院副院长、台湾肾脏医学会前理事长林裕峯长期观察发现,只要和医师、护理师、营养师及卫教师密切合作,就算慢性肾脏病已达第4期、第5期的中重度患者,也可延缓进入洗肾的时间,甚至避免沦为「洗肾一族」。

林裕峯指出,目前国内约有250万名慢性肾脏病患者,平均每9人就有1人罹病,必须活在未来可能得洗肾的阴影下。但令人讶异的是,从最轻微的第1期,到最严重的第5期慢性肾脏病,每个期别平均都只有3.5%的患者知道自己罹病。许多患者甚至严重到必须洗肾,才知道自己的肾脏快要停工了。

林裕峯强调,肾脏病绝不是不可逆的疾病,近年来的研究显示,虽有10%的慢性肾脏病患在过去一年内病情恶化,慢性肾脏病下降一个期别,却也有另10%患者病情好转,上升一个期别,可见肾脏病是可以预防及治疗的。

林裕峯认为,肾脏病的控制说难不难、说简单却也不太简单,端视病患的配合度而定。病患一定要把、高血糖及等潜在致病因子控制好,才能延缓肾脏病恶化的速度。

在日常饮食部分,这些病患也要全力配合医师、护理师、营养师及卫教师的指示,抛开高油、高盐及高热量的饮食型态,改採低蛋白、低磷的饮食内容,如此才能宝贝肾脏的健康,避免洗肾的命运。

此外,偏方及来路不明的中草药,绝对不要碰。林裕峯解释,这些未经科学认证的药方,可能掺有重金属,也常含有不知名的成分,长期吃下来,肾脏极可能受损、甚至停摆。

林裕峯表示,人体肾脏功能通常40岁后才会下滑,且以每年1%的速度往下掉。出现蛋白尿时,即便肾丝球廓清率仍大于90,还是被列为第1期的慢性肾脏病;肾丝球廓清率60~89为第2期、30~59为第3期、15~29为第4期、低于15以下则为第5期;一旦肾丝球廓清率小于10,就得洗肾。

不过他强调,只要养成良好生活习惯,就算肾脏功能逐年下滑,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不会面临洗肾的威胁。

关于保健食品/强化人们对合成物信任 大公司暴利

【摘自《关于食品你应该知道的事》,Brian R. Clement 着,商周出版】

我们为了身体健康自由选择所需保健食品的权力,正因为各国政府和全球制药业的联盟,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

藉由混淆合成和天然产品或元素间的区别,相关单位和受益团体试图利用更严格的监管限制,更加强化人们对合成物的信任。而在这种打着保障大众健康为名义的种种限制之下,最终直接受益的却是那些规模足以操控政府决策的大公司。

不用感到惊讶的是,这个挑战人类健康自由的情况,在大多数人仍在使用天然产品时,便已逐渐成形。

这些年来,许多书籍和文献都显示,美国负责监管食品、药品、和保健产品的机构,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遭到了全球食品加工和医药等行业的过度影响。同样状况也正发生在欧盟国家,他们目前正全面性展开对天然保健产品的限制,而首当其衝的的就是保健食品。

「我们有钱能打造的最好政府」这句老掉牙的台词,经常被用来形容美国FDA、FDA工作人员、和FDA所做之决策。事实上,此部门的确从那些应该是监管对象的产业那里,收取不少资金。因此,FDA实际上同时也为那些他们以监管者身份监督的公司企业工作,好确保FDA可以即时回应来自业界的期望。

事实上,FDA发言人也坦白承认,它们真正的客户并非我们这些消费者,而是各大制药厂,此番告白让人更加确定,FDA一开始就把工作重点放在错误的地方了。

不可否认这些年来,FDA的确有些很好的决策,但谈到保健食品和营养素补充品,却是弊多于利。一旦某天然产品的市场竞争力足以与投下大笔资金和遊说功夫的药厂产品不相上下时,此天然产品就会遭到限制或禁售的情形时有所闻。然而,有时FDA的行动也是完全合理的,像是对保健食品中麻黄素生物碱所採取的严格限制即为一例。

麻黄素生物碱(ephedrine alkaloids)是麻黄中一种常见的化合物,也是流行的产品成分之一。 根据二○○四年二月十一日联邦纪事(Federal Register),FDA规定:「内含麻黄素生物碱(麻黄)的膳食保健食品:具有超过标准的致病或伤害风险。」

365天奋战》别嘲笑他 你得对垃圾负责

【元气周报/戴定国/译写】

大卫契梅德斯(Dave Chameides),一个不把任何东西扔进垃圾桶的人。别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我不想成为问题的一部分,而想成为解决问题的一部分,这是一般美国人都应该同意的。」

怎么解决?「先从无消耗开始。」不论是酒瓶、口香糖或披萨盒,他要不是回收就是存放在地下室,以此证明大幅减少家庭消费是可能的,希望可以激励其他美国人效法。

此外,所有垃圾能够回收的都回收了,或者整齐堆放在地下室。

无法回收的,包括食物之类的有机废弃物,丢进他自己用虫子做的堆肥里。他用一个锡罐子来放有废水的袋子,用放垃圾的罐子来装其他的,他说:「我没有想过哪种方法最好。」

他的太太和孩子不参与他的计画,所以可以免除这项挑战,但无法免除邻居的嘲笑。「我太太的朋友带给我很多乐趣。」契梅德斯这样说,所谓的乐趣可以想像是多少尷尬与掩饰不住的讥讽。「垃圾减量没这么难,我是非常平凡的人,只是把垃圾留在我家的地下室而已。」

契梅德斯对包装的宣战也延伸到家庭杂货。他用秤斤的方式买米和豆子,放在容器内,「这样就没有额外包装的问题,也比较便宜,」新鲜蔬果每周在社区的农夫市场购买。即使是耶诞礼物的包装纸,也用漫画书或其他可回收的纸张。

「做这些事情,究竟为了什么?」

如果有人仍要追根究柢,答案是他希望更了解自己的「废弃物足迹」(在妥善回收下,依然不能避免的废弃物产量),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在他的部落格了解更多他详细的「收破烂大历险」。

「要嘲笑契梅德斯是很简单的,但他认真对待环境的态度逐渐受到注目。」媒体开始大幅报导「永续大卫」。大部分美国人慢慢瞭解在路上乱丢垃圾是错误的,但就如契梅德斯说的,光是丢入垃圾桶,不表示垃圾就消失了,「你还得对它负责」。

如果我制造了某些废弃物,我必须处理它。如果我为我自己买某样东西,我得处理它的包装。希望推测它由什么制成,如果它被丢弃将发生什么事,而我该怎么做。

我制造的废弃物,必须是可以回收的、保存的。回收仍可产生能量,并且创造废弃物,因此如何估计回收的价值,将是一个重要因素。

为了健康理由,狗粪便、医疗废弃物等不能保留,至少要注意和检查它们的产生和处置方式的影响。

食物是我奋门的项目之一,因为我有一个妻子和两个女儿,她们不参与这个实验。因为家庭时常要准备食物,我必须衡量将产生多少垃圾,并决定女儿制造的任何废弃物,我要负责处理。

最后,我知道一定有灰色地带(不管怎么分类,总会有『其他』,无法回收,蚯蚓也不想吃的),我只能说,当有疑义存在,它是我的责任,我就把它们都堆在地下室里。

【2009/01/18 元气周报】

吃不胖的宵夜/「卡」住了!为何老是瘦不下来?

【摘自《吃不胖的宵夜:300卡美味再晚吃也安心!》,田宜民 着,开企出版】

谈到减重,每个人都知道要少吃多动,但是要少吃到什么程度才会瘦?我常听见很多人跟我说,我明明吃很少,但为什么就是瘦不下来?我明明都有做运动,但怎么都没掉?

大部分的人对概念都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一天该摄取多少热量来维持体重不发胖,尤其吃东西也没有看热量的习惯,因此常常胡乱吃下了过多的热量导致体重逐渐上升而不自觉。

有些人明明自觉吃的份量少,但因为未曾注意食物的热量,虽然吃的少但是每次都是选择高热量食物,这样的饮食搭配如果超过本身需求的基础热量,囤积多了就不得不变胖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自觉明明吃不多却还是胖的原因。

在解开你发胖的疑惑之前,先来谈谈卡路里的概念。

卡路里是热量的单位。它代表了吃进身体的食物经过分解之后所产生的热能。

通常卡路里的单位为「大卡」。

食物的营养素都会转换成热能,通常

蛋白质一公克à转换出4大卡热量

脂肪一公克à转换出9大卡热量

酒精1ccà转换出7大卡热量

例如:

麵包一个70g,其中含淀粉50g,脂肪7g,蛋白质10g,水份3g,总热量为50*4+7*9+10*4=303大卡。

每个人热量的需求会因体重、活动度、年龄、代谢情况而有所不同。

当一天摄取的热量超过身体所需的热量时,这些多于能量就会转换成脂肪囤积。一般而言,每累积热量至7700大卡时,就会变成1kg的脂肪储存起来。相反的,身体每减少7700大卡的输入热量,这时候就会消耗1kg的脂肪将之转变成可用的能量使用喔!

数字吓人/去年回收废轮胎 可叠五千座101

【元气周报/记者彭慧明、曾懿晴/报导】

你可能知道,平时喝完的铝箔包、塑胶瓶、坏掉的电冰箱、电脑主机等,都是生活中处处可见的回收废弃物,却很难想像,光是去年全年台湾回收的废弃轮胎,叠起来的高度相当于5000座台北101。

我国自1997年推动资源回收,13年来,资源回收的成效,为台湾在国际上打响名号,近年德国、日本、蒙古、香港、中南美洲等国,纷纷派员前来「取经」。以电脑、萤幕、印表机、键盘等电子废弃物为例,台湾回收率较全球平均回收率高20%、30%。

环保署资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委员会参事马念和表示,目前全球消费者平均每年丢弃2200万吨电子用品,其中仅15%到30%可妥善回收,但台湾光去年的废弃资讯物处理量达257万件以上,回收处理量达88000公吨,「回收率超过50%。」

究竟生活中有哪些物品符合回收条件?环保署指出,民众用过的牙膏、洗髮精瓶、瓶、保丽龙、塑胶、纸杯或餐具、铁铝罐、玻璃瓶及电池等,举凡在容器、产品、包装上可见回收标誌的物品,统统都属于回收项目。

目前环保署共订出34项、14大类的回收品项,小至钮釦、电池,大至冰箱、洗衣机、汽车等,都在资源回收的范畴中。

除了将废弃物交给清洁队及回收商,目前连锁超商、超市、量贩店、清洁用品及店,都可回收废容器及电池,部分业者还提供赠品或抵价,鼓励民众做环保。

环保署表示,近3年每年平均回收16000公吨的饮料纸盒,可再生10400公吨的纸纤维、3040公吨的塑胶及400公吨的铝粉,创造约1.6亿元的经济价值。

其实,生活中的一点小动作,就能让垃圾减量,促使资源再利用。环保署举例,民众平时若在马桶水箱中放置一大瓶水,上完厕所冲水时,每次就能省下1、2公升耗水,日积月累省下的用水量相当惊人。

少用免洗餐具、自备购物袋、茶杯等;随手关掉水龙头、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少用过度加工及包装的食品,都是日常生活中容易做到的小动作。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却在无形间一点一滴省下资源,为地球延长寿命。

【2010/04/18 元气周报】

在台打工度假/抛开设计 脚往泥里去

【联合报/记者孙蓉华/报导】

顶着IF设计奖得奖者的光环,58年次的陈昭中却选择在宜兰南澳偏远乡村里,一锄一锄地耕种着农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由繁华的都市到宁静的村落,陈昭中说,「我觉得这是脚踏实地的工作,让我每天的生活都很踏实。」

陈昭中是台南新营人,祖父虽是农夫,但爸爸并不是,他成长的过程中与农业并没有亲密的连结。

他是东海工业设计第一届毕业生,毕业后就进入设计公司工作,工作期间设计了一个供iPad使用的多功能配件,拿下被视为设计界奥斯卡的IF设计奖,当时的工作跟农业更是扯不上关係。

直到2009年8月,莫拉克颱风重创中南部,陈昭中看到高雄、屏东地区满目疮痍,他心想着「科技如此发达进步,为什么遇到天然灾害竟如此没有扺抗力 ?」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陈昭中篤信藏传佛教,他开始思考,「我只要活着就好了吗?我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减少汙染的工作?」与自己的心灵对话后,他开始寻找有哪些方式可以尽量不要汙染地球,不要再伤害这块我们生长的土地。

在摸索寻找资料中,他才渐渐发现,原来以为政府会对各种食物做好把关工作,结果却不尽然,那到底谁来为我们每天的食物负责?原来农地种出的东西有这么多的学问。

蒐寻资料时,发现新北市淡水「幸福农庄」推广秀明自然农法,就去上课,学习传统施肥洒农药的农作方式和有机农作及秀明农法的不同。他还自费到日本去学习秀明农法,才知道原来无肥料、无农药也可以让农作物长得很好。

从日本回来后,2009年底,他辞去工作,先是在幸福农庄当志工。2010年,已在南澳种田的黄仕聪邀他一起加入南澳自然田耕作,接着加入陈昌江「小地主大佃农」的计画内,就这样开始他的农夫生涯。

身形看似单薄的陈昭中说,初期不仅要克服农地根本就是荒地的惨状奋门,当地人更对他们这些「外地人」抱持着存疑的眼光,想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到底自然农法在这块土地上能种出什么成果,根本无法预期,但他们撑下来了,也证明这套办法是行得通的。

从农耕方法到人力的调配,例如契作方式、换工假期等,陈昭中说,他高兴的是,有愈来愈多人知道如何善待大自然,也希望有更多的热血青年加入自然农法行列。

【2012/03/11 联合报】

洪泰雄/早餐一定要吃 代谢才能均衡!

【摘自《代谢平衡,健康瘦身》,洪泰雄 着,原水出版】

你或许有过跳过一餐不吃的经验,很多人早上起床赶着上班,因而常跳过早餐不吃。饿了这一餐,让你觉得自己顿时轻盈不少,可是少了这一餐的影响有多大,你知道吗?

根据澳洲的一项研究指出,早上老是空着肚子的人胃部容易累积脂肪,这些脂肪会让我们的胆固醇偏高,且比较容易罹患跟。

现代人工作忙碌,夜生活繽纷多彩,常常迟睡晚起或匆忙起床,来不及好好料理一顿早餐,往往早餐跟午餐一起吃,这样的饮食方式会让我们体内的中性脂肪与胆固醇都偏高,不论是年轻人或中年人,一旦有了这种不好的饮食习惯,即可能营养摄取不足,导致新陈代谢不平衡,造成活动力与工作力比正常饮食的人差。

早午餐一起进食的习惯,无法让身体确实获得均衡的营养素,最理想的状态是每日三餐,若有晚起,三餐时间一起往后调,每餐仍要间隔四至五个小时,且要在晚上九点前吃完晚餐。

我们的身体要消化各种食物有其一定的时间表,例如:水果一般需要三十至六十分钟才能消化完成,其中香蕉需要的消化时间最长;蔬菜的消化时间是四十五至一百二十分钟,其中叶菜类比根茎类的消化时间短;但是当食物进入我们的消化道后,要全部消化完毕则需要约十八至二十四个小时,所以如果每天能按照三餐,规则进食,让食物有足够的时间消化,并在全部食物消化完毕后及时补充新的能源,让我们的身体可以及时获得能量,不让消化器官空转,如此,即可让我们身体一直保持最佳状态。

大陆黄牛、越南索贿… 海外就医眉角多

【联合报╱记者黄文彦/台北报导】

住院请先交保证金。一名台商在上海猛爆性发作,紧急就医竟被要求缴保证金,缴交保证金是中国大陆就医文化,不是当地人也不晓得,凸显各国就医文化大不同。

负责海外急难救助的国际SOS紧急救援组织调查发现,中国大陆是国人最常发生海外紧急医疗救护的地方;虽然都说中文,就医文化却南辕北辙。

国际SOS医师陈琬琳说,中国大陆人口多,医院人满为患,部分医院甚至有「挂号黄牛」兜售候诊号码牌;大陆医师也有向病患收红包的习惯。

这些不熟悉当地风土民情的就医细节,都造成海外就医障碍。统计显示,民众出国最常面临的就医障碍前三名分别是语言不通、对当地医疗没信心、不知道找哪家医院;民众最怕在中国大陆、越南与印尼看病。

越南有贿赂医师的文化;欧美国家则是医疗费用贵得吓人。曾有一名科技新贵到芬兰出差时感染结核性,住院四十一天医疗费高达台币四百万;幸好境内感染符合当地法令,四百万可由芬兰政府全数吸收。

国际SOS去年就处理两万八千件类似的海外医疗救助案件。国际SOS 总经理陈楷植说,到他国就医有许多「眉角」要注意,若不是本地人,根本不晓得。

陈琬琳说,民众出国都把心力花在行程安排,反而忽略万一在国外生病要怎么办;陈楷植说,多数民众都有买保险,可善用保险公司提供的免费海外紧急救助服务,享受医疗諮询、门诊安排等医疗服务。

国泰人寿营业企划部副理凃薏如表示,海外急难救助不只旅遊平安险有提供,多数寿险公司都规定,只要具有保户资格都可享有。

例如民众在海外就医碰到的沟通问题,只要一通电话打回承保公司,都可免费安排翻译人员。

Healthy Living 2:天天5蔬果

【元气周报/记者陈惠惠/报导】

计画案:来份烫青菜

执行难度:★★★

许多外食族都知道「天天5蔬果」,但知易行难,往往难达基本门槛。其实,运用一些小技巧,多注意饮食搭配,每天吃足5份蔬果并非难事。

振兴医院营养师林孟瑜建议,吃便当或小吃时,可以到麵摊多点一份烫青菜,或在便利商店买一盒。如果没有烫青菜,滷萝蔔、也是不错的选择,海带属于黑色。

买自助餐或点合菜时,除了点蔬菜外,还可选择有蔬菜做为配菜的主菜,如芥兰牛肉、彩椒鸡片、葱烧肉等,不但能多摄取蔬菜,还可避免吃太多肉类。

在家开伙的人,除了荤、菜同炒,林孟瑜建议,酸甜水果入菜也能增加摄取量,减少调味料使用,如凤梨苦瓜鸡、芒果猪柳等,待肉熟后,再放入水果略拌一下即可。

不少人喜欢在午后来些点心,林孟瑜建议,不妨前一天准备一点水果或生菜沙拉,带到公司或学校当成点心吃,不只解馋,还能吃得更健康。

若买的是市面上切好的盒装水果,她提醒要特别留意新鲜及卫生度。

除了吃足3份蔬菜、2份水果,营养师建议,蔬果种类「愈多愈好」,若能吃5种不同种类且颜色不同的蔬果,就更理想。但林孟瑜不讳言,要兼顾份量、种类并不容易,能达到其中一项就很不错了。

蔬果种类五花八门,营养素略有不同,一般人根本分不清。林孟瑜说,只要遵循「5色蔬果概念」,就可均衡摄取各种营养,但她提醒,尽量避免以水果取代蔬菜,除了营养成分不同,水果糖分、热量较多,不只减重的人要留意,糖尿、肾脏等慢性病患更不宜。

至于以蔬果汁取代新鲜蔬果,林孟瑜认为「总比都不吃来得好」。但她提醒,别过滤残渣、也不要加糖,水果虽能增添风味,但应以蔬菜为主、水果为辅,至少要达到一比一。

「天天5蔬果只是基本门槛。」若能达到蔬果579会更好;

5:孩童/每天3份蔬菜与2份水果

7:成年女性/4份蔬菜及3份水果

9:成年男性/5份蔬菜与4份水果

諮询/林孟瑜营养师

制表/陈惠惠